首相马哈迪在马来人尊严大会时疾呼马来人自省才能挽回尊严,惟时事评论人陈亚才认为,马哈迪其实是最会操弄种族情绪的领袖。

陈亚才在接受KiniTV访问时点出,马哈迪在讨论我国种族问题时,经常使用以偏概全的论述,进而制造片面的刻板印象。

他直言马哈迪指马来人懒惰,需要向其他族群学习的这番话,一方面点中要害但与此同时也在某程度上制造假想敌。

陈亚才也认为,扭曲的新经济政策中,偏颇认为“贫困就是马来人,需要辅助的就是马来人”,这样的论述仍延续至今。

记者/剪辑:叶玮玟

更多关于“马来人尊严大会”的分析视频,请看:

希盟未达标巫伊没进步 陈亚才:朝野陷入兜转缺乏生产力
https://www.facebook.com/kinitvcn/videos/707965393054175/

马哈迪赴"尊严大会"抵消对立 陈亚才:拆除巫伊标签"忽略马来人"
https://www.facebook.com/kinitvcn/videos/2417329181868612?sfns=mo

族群对立模糊国家施政问题 陈亚才:喊话后需要对话
https://www.facebook.com/kinitvcn/videos/674531869705806?sfns=mo

林瑞源.敦马骑劫了希盟

(Sin Chew - 2019-10-08 07:38:00)
看到敦马哈迪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高举双手,仿佛时光倒流到国阵执政时期,前首相纳吉及前副首相阿末扎希也曾经为了保住政权,与哈迪同台高举双手,这样的情景又回来了。

马哈迪与哈迪如此亲密,让安华及行动党不安,因为哈迪坚决反对安华接任首相,而行动党已经与哈迪反脸。马哈迪这么做,还有顾及盟友的情谊吗?

马哈迪曾经大力抨击巫统贪污,任相后提控数名巫统领袖,为何还与盗贼统治者同声同气?为了政治,真的不理原则了。

希盟的政治理念是多元种族主义,理应走全民路线,但马哈迪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大谈马来人的尊严,大会还通过重要官职须由马来人出任,以及敦促政府在6年内落实单一源流教育等提案,看来敦马已经骑劫了希盟政府。

从最近这几天敦马的言行,他似乎没有治国的方向。本月3日,他被

询及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建议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重新推行消费税(GST)时说,如果人民认为消费税比销售与服务税(SST)更好,也认为有必要重启GST,政府会考虑是否要重新落实消费税。

废除GST是希盟的大选承诺,也是人民的要求,敦马的回应不应是“政府会研究”,应该是拒绝,以免引起市场的混淆。

重启GST将引发另一轮物价上涨,打击希盟低迷的支持率,若希盟领袖分不清其严重性,还有什么资格继续执政。

敦马在5日推介《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时,提出让马来西亚崛起成为新的“亚洲之虎”,在2030年达到3.4兆令吉国内生产总值的目标。

但是,现在全球经济放缓,希盟政府又没有在共享繁荣愿景中提出具体策略来促使经济转型,吸引高科技投资,如何达到3.4兆令吉的国内生产总值?

而且,共享繁荣愿景的焦点还是土著与非土著企业股权及收入的差距,土著股权从从2011年的23.4%下滑至2015年的16.2%,非土著股权从34.8%下降至30.7%,而外资股权则从37.2%上升至45.3%;土著与华人的收入差距是3.5倍。

如果一直把焦点放在土著与非土著的经济差距,就会陷入种族经济模式。希盟政府应鼓励各族携手推动经济,先拼经济;经济蛋糕扩大了,自然的国人收入就会提高,而政府也有足够的资源落实扶贫计划。

为了达到土著30%股权目标,是不是要阻止外国人收购大马公司?这么做是排外,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回到马来人尊严大会,如果政府接纳所有的提案,国家可能倒退30年,因为提案将阻碍国家进步,比如非马来人不能出任重要官职,落实单一源流教育,将形成封闭的氛围,吓走人才;提高伊斯兰法庭的地位,使其与民事法庭同等,也将形成两种司法制度。

敦马在出席希盟的干训营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希盟从来没有说过要废除大道收费站。这比宣称竞选宣言不是圣经更加糟糕,因为这是公然推翻白纸黑字的承诺。从明年开始让油价自由浮动也违反希盟稳定油价的承诺,还有什么承诺是不会U转的?

敦马的言行举止让人有诸多揣测,为什么他会与支持他任满一届的伊党站在一起?为何伊党巴西玛区国会议员阿末法迪尔能够上台致词?安华没有出席,反而是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及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参与大会,这传达了什么讯息?

敦马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和反对党展示团结,是不是要向公正党及行动党说明他主导权力交接协议?如果希盟不敢出声、无法制约,希盟将逐步走向悬崖。

巫伊当然乐见希盟内部出现乱象,也愿意配合做一场戏。权位迷惑人心是现今政坛的写照。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8

~~~~~~~~~~~~~~~~~~~~~~~~~~~~~

这些的荒唐的说法就是他们的“马来人辉煌历史研究组织”发明的。甚至他们说纸张,针,指南针等都是他们发明的。还记得Han Tuah 吗?以前把他放在马来英雄高地位,后来DNA证明他是中国人就把他收起,说没有这个人物。只是美丽传说,不实。

据推测,马来西亚是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成立的,与新加坡,马来亚联邦,沙巴和砂拉越作为平等伙伴成立。实际上,在将沙巴和砂拉越归为平等伙伴之后,这只是马来亚联邦更名为马来西亚的名称。

简而言之,如果没有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就不会有马来西亚。如果没有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就没有马来西亚。因此,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发表的种族主义言论都是在误导马来人和广大公众。他们是否在试图促进马来种族隔离?

联合国及其会员国应注意马来西亚总理及其政党和支持者在马来西亚实行的种族主义政策和法律,等同于曾经违反联合国原则的南非“白人种族隔离”。

英国尚未完成砂拉越和沙巴的非殖民化进程,因此,英国和联合国应根据第1541号决议予以注意,砂拉越和沙巴需要进行非殖民化,以赋予他们在该进程中的独立性。 《 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是无效的,因为砂拉越和沙巴在签署文件时仍是英国的殖民地,它们的地位与马来亚联邦不同,后者在与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签署《 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文件时是独立的。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256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