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加入執政團隊後,犯下的最大錯誤,是依然把敵人鎖定為馬華。殊不知,最不想看到他們強大的,是表面上站在他們身邊的隊友。在官位的誘惑和權力的痲痹之下,火箭不但沒有發揮好制衡的角色,更悲哀的是,失去了敏銳的危機嗅覺。他們明明手上握著一幅好牌,卻越打越爛。

須知道,他們想像中那位能被利用的老馬,在大馬歷史的現實裡,從宿敵到自家人,到幾位首相和副首相,到王室,他都是打遍天下無敵手。

509的勝利,實實在在地,沖昏了火箭的頭腦。無論是台上一字排開的領袖,還是,底下那些水鬼升村長/當市議員的基層,即使過了執政蜜月期,還是一直樂在其中,不想從蜜月期裡醒來。

可是老馬並沒有閒著。

老馬比誰更清楚自己的處境。他不想自己,和自己的黨,一直當跛腳鴨。希盟其他人,都天真地以為他將來腳一伸,就可以收割他的勢力。
當所有人還沉溺在歡呼聲裡,他已馬不停蹄的在另闢天地。

左手就做些表明功夫,讓出幾個職權給盟友,但是牢牢抓著內政和教育這些重要部門,手握幾個州權。
當然,也歷史性地提拔一些女人和非土著,起了櫥窗作用。

右手就策劃招降纳叛。不但成功誘使巫統黨跳槽,增加自己的籌碼,並且也成功策动了AA 。
從AA的受重用,接手新成立的經濟部門,到後期包容後者受性醜聞干擾的事件,再到最近一起出席土著尊嚴大會。
對比安華的被投置閒散,以及同性醜聞不同命的下場,兩年的交棒計畫,只會是笑話!

另外,老馬的合縱連橫手法也玩得爐火純青 !
這一點,筆者曾在希盟打算聯合老馬的時候,曾經評論過 ,
老馬與他黨的定位,可進可退!

只要他手上握著幾個席位,萬一國陣勝出,他可以打馬來人團結牌,煮回锅饭。
若是希盟勝出,他也可以點綴希盟的馬來票光譜。
所以此人不可信,不可不防。即使接受策略性合作,也要盡力制衡他!

可惜,從青蛙跳槽到任意撤回反歧視條例,到最近的土著大會,老馬到所作所為,火箭諸公和支持者,比當年的馬華,更努力去維護和辯護!
筆者實在不明白,他們的危機感,到底去了哪裡?

更糟糕的是,火箭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基礎盤,已經分崩離析。

從無法爭取統考受承認的副教育部長,到無法驅趕Lynas的環境部長,到只會針對馬華拉曼的財長,到自己打臉自己,幫忙宣揚爪夷文的後門副部長,到一天到晚喜歡拍照和喝棕油的原產部長;曾經的光環,不斷地在褪色。

個人能力和態度是一回事,但很明顯,火箭是當家不當權2.0。

所謂內閣群體決策的因素,以及擔心馬來票,都只是遮羞布。
畢竟,過去火箭就是大打統考、稀土、以及趙明福案而獲得支持。
而老馬主導的政府借故拖延和拒絕,名聲最大受傷害的,就是火箭!
所以,那些還沒有中槍的火箭議員,請你慎行保重。

可惜火箭高層也太不吃人間煙火了,自己的基本盤還沒穩,就想搶馬來票。
長遠的鴻圖不是不好,但也得顧及現實。土團、巫統、伊黨、甚至誠信黨,也是瞄準馬來票。你拿完華人票後,還跑去搶別人的基本票,這個還未成熟的時刻,不是搞到裡外不是人嗎?

一大堆利用“土著”身份當官的朝野馬來人政客,心裡是怎樣看你們的?
還有那些嚐盡好處的“土著”真的相信和願意讓你來代表他們?
如果民智未開,所有的理想主義都是空談。何況,憲法裡大刺刺寫著何謂土著和非土著的區別,有能力和願意去拆掉的,絕對不是你们 。

就這一點好高騖遠,火箭註定會被隊友出賣!
为何到了今天,還傻傻地相信老馬?

一個真正有擔當的領袖,應該清楚接班人的重要性。尤其一個國家的經濟,有賴於政治的穩定。
老馬在509的歷史功能,已經勉強抵消過去的惡行。可惜眷念權力的他,沒有讓人看到他一絲放手的跡象。
反而,為了『保馬』,不斷玩弄手段,從外圍拉攏敵人,回頭來攻擊和制衡自己的隊友。

身為在野黨的巫統秘書和伊黨主席,紛紛表態支持敵人領袖繼續領導政府,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過去的土著大會,明顯就是一次show hand!
伊黨、沒有納吉/扎西的巫統、由AA帶領的一半公正黨,都是老馬可以隨時聯手組織政府的靠山。

老馬可能也在問火箭,你準備參與我們嗎 ?

從牽涉《淡米爾之虎》的5人印籍黨員被捕,到邱光耀的《一帶一路》書籍被禁,這一連串的舉動,明顯就是衝著火箭而來。超人說的對,項莊舞劍,志在沛公。

翻開歷史,老馬最厲害,就是營造馬來人危機感,而且,他說是,就必然是!
而自认能帶領馬來人離開困境的,除了他,誰还有此帷幄?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296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