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 - 发布于 2019年10月29日 06时00分)
回顾去年大选投票后的那个凌晨,当希盟证实打败执政61年的国阵,崛起为国家的新任政府时,人民仿佛看到一线曙光,期望逐渐偏差的制度获得重整,实践理想中的民主国度。

不是人民过于天真,而是希盟洋洋洒洒60项的竞选宣言说得铿锵有力,让人相信新政府一上台必将逐步落实宣言,包括废除大道收费站、稳定油价、承认统考文凭、废除煽动法令等。

刚开始时,一切是多么美好,许多人把强势回归的敦马哈迪视为拯救国家的英雄。尽管马哈迪在第一次任相时所实行的政策导致三权分立失衡,且钳制新闻、学术及言论自由,但人们普遍上认为,既然马哈迪能放下过往的政治包袱,与政敌站在一起对抗国阵,那第二次拜相的他,理应会与盟友携手实践新马来西亚的梦想。

无意建设新马来西亚

遗憾的是,马哈迪接下来的言论开始走调,除了责怪前朝政府搞砸经济,以致希盟无法实践诺言,也多次发表否定宣言的言论,包括宣言不是圣经;希盟未料到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击倒国阵执政中央,以致写出“厚厚的竞选宣言”;竞选宣言是一大负担等。
最近,马哈迪直接了当地表明,希盟认为会在大选中败选,所以才列出很难实现的一些事项,结果让自己成为受害者。

由此可见,马哈迪并无强烈的意愿建设新马来西亚。自出任首相后,马哈迪就不时发表种族性的言论,也做出各种导致希盟逐渐失去民心的动作,包括接受巫统党员加入土著团结党、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与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同台、迟迟不宣布交棒给公正党主席安华的确切日期等。

令人失望的是,希盟友党对马哈迪乖离希盟理念的行为保持静静,明显失去509之前作为反对党时的气魄。更何况,目前公正党面临安华与署理主席阿兹敏的派系斗争,行动党因泰米尔之虎与《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的纷争而被搞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多馀的精力去制衡马哈迪日渐强大的势力?


纷乱的局面使人民对希盟失去耐性,其中5名高等教育基金借贷人就入禀法庭,起诉希盟等三造食言,并未兑现月入4000令吉或以下者可延迟偿还贷款的竞选宣言。这是一个首开先河的举措,无论结果如何,却可警惕政治人物,不要为了赢取大选而信口开河。

马哈迪为了赢取马来族群的支持而不惜玩弄政治手段,无视人民对新政府的期望,使社会陷入种族分裂的危机,阻碍国家的进步。倘若友党再不力挽狂澜,恐怕希盟真的会沦为一届政府。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296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