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是否觉得印尼不够安全,想要搬到国外居住?答案曾经是否定的。现在我的确有这种想法。因为钟万学被判入狱,而新任首长阿尼斯让我害怕。我怕他会让98年的事件再度发生

社群媒体上的极端言论同样令人担忧。身为一个华人女性,我实在无法承受那些充满种族歧视的言论,那些言论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也无法相信有人讲得出这些话。钟万学因为「污蔑宗教」而入狱,是一个很离谱的判决。这条法律很容易把人罗织入罪,我觉得应该早日改变这种不合理的法条。

 

「华人女性在路上有多危险」 印尼华人回忆排华黑历史

 
  

「从窗帘缝隙看出去,雅加达市区在燃烧」,一九九八年,印尼发生震惊世界的排华暴动,当年事件经历者,如何看待这段黑色历史?

 

20年前,印尼发生了对社会带来严重伤害的98「排华」事件。光是首都雅加达,就有数千家华人工厂、店铺、房屋遭烧毁,华裔妇女遭强暴的悲惨情状更震惊国际。许多华裔因此出逃到其他国家。

 

 

然而,在封闭的政治脉络下,这个事件被历史掩盖,成为印尼人心中「大家都知道,却没人讨论」的痛。

独立评论作者吴英杰访谈一群亲身经历98事件、却仍选择继续留在印尼的华裔印尼人,请他们说出当年的见闻,也从华人的角度,思考从1998年到如今的印尼局势。

Ruth Artha

这篇文章的访谈对象Ruth Artha,朋友称呼她的中文名Sioe(秀),当时35岁,在雅加达从事餐饮业。以下是访谈内容:

 

当年,我的孩子还小,他们的学校就在事件发生地点后方,位于雅加达的徐特拉区(Citraland)。我记得自己在路上开车送货的时候,接到学校的电话,叫我赶快到学校来把4个孩子接回家。

一开始我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也没马上处理,到学校后才知道全校学生都已经回家了,就剩下我的4个小孩。

“我在路上虽然看到焚烧东西的黑烟,但也许是我太专注在送货上,一时也没想太多,根本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傍晚回家看到新闻,我才知道有暴动发生,也才知道一个华人女性带着四个小孩在路上有多危险,自己平安回到家有多幸运。”

持续至今的恐惧

我现在其实不记得事件发生的确切日期了。但我记得,即使是我那个爪哇人前夫,在回到家的路上也是担惊受怕,不是只有华人,所有不闹事的人都会恐惧。

看到新闻之后,我们社区的人自愿排班、轮流日夜巡逻,保护和通报大家的安全。我们不只把所有门窗锁起来,甚至窗帘也是全部拉上,就这样足不出户整整两个星期。幸好家里有足够的食物可以不用出门。

从窗帘缝隙看出去,可以看到雅加达市区在燃烧,持续了两天。我们在家里唯一能接收外面状况的管道就是看新闻,但是每次看到新闻就让我们更害怕。看到这些地痞流氓抢劫了所有的财物之后,再一把火把不能拿走的东西都烧掉,让我们更加不敢出门。

你说我害怕出去被杀死吗?倒也不会,我的心中有上帝,我知道祂会保护我们。

“只是身为母亲,我很难不为自己的孩子担心。到现在,那种恐惧和焦虑都还藏在我心里,怕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子女身上。”

事件发生半年后,我们到峇里岛度假,直到那时,我才敢放心让孩子单独在路上走。

我害怕历史重演

你问我,是否觉得印尼不够安全,想要搬到国外居住?答案曾经是否定的。

在2017年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印尼、住到另一个国家。但现在我的确有这种想法。

因为钟万学(前雅加达市长,为华裔)被判入狱,而新任首长阿尼斯(Anies Baswedan)让我害怕。我怕他会让98年的事件再度发生!

除了这以外,社群媒体上的极端言论同样令人担忧。身为一个华人女性,我实在无法承受那些充满种族歧视的言论,那些言论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也无法相信有人讲得出这些话。

“在我的记忆中,98事件过后,雅加达种族之间的紧张程度是持续减少和改善的。看看这么多非穆斯林都能够勇敢地表达看法,不就是很明显的例子吗?”

族群冲突在2017年5月的时候又再度升高,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因为选举的操作。

我认为,钟万学因为「污蔑宗教」而入狱,是一个很离谱的判决。这条法律很容易把人罗织入罪,我觉得应该早日改变这种不合理的法条。

“我也认为,宗教本来就应该和教育分开。所有学校都应该教导他们认识每一种宗教,这样孩子才能学会如何接纳不同宗教和种族的人,印尼也才能更合一。”

我自己的小孩就是去一般的学校,不是教会学校,也不是穆斯林学校。他们能从那里学习到更中立的知识和看法,让他们不会那么容易产生偏颇的意见,或者容易被人煽动。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337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