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嘴巴 让人失望/郭碧融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到底有无意识到自己会在许多议题上自打嘴巴?
在“509一周年:我的选票还算数吗?”的座谈会上,刘镇东表示华社须要超越族群,以多元角度去理解国家社会问题,才能真正落实国家体制的改革,实现“新马来西亚”的愿景。

这说词本身就富含种族色彩。为何只有华社需要这么做,其他的族群就不必了吗?难道刘镇东认为只有华社是从单一族群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其他的族群都很开放?
远的不说,单是其盟友的言论就含有种族主义的思维,其中是首相马哈迪医生发表华人富有论,企图合理化具有种族意识的扶弱政策。为何刘镇东没有义正辞严地告诉马哈迪,扶弱政策需要跨越族群,因为贫穷不分肤色。

看看刘镇东在希盟未掌权时所说过的话:现有的国阵政府执行种族政治,他们认为所有华人都是富有的,华人必须协助巫裔。这是正确的吗?我的父亲是德士司机,实际上很多华人是贫穷的。某些种族可能在某个范畴内有特殊表现,但不可能是所有该种族的人士都是如此。

所以,当国阵政府操弄种族政治时,就会造成种族之间的恐惧和互相猜忌。既然刘镇东在未担任副部长前懂得炮轰国阵的种族政治,人民当然期望他上位后为政治注入一股新气象,用其浑厚的学术背景,有根有据地纠正政府的种族思维。但事与愿违,在许多涉及族群关系的议题上,他噤若寒蝉。
马哈迪也曾于登嘉楼州土团党的开幕仪式上表示,马来人所面对的问题,包括贫穷、落后等比承认统考文凭更大。为何刘镇东没有站出来告诉马哈迪,看事情应该超越族群视野,承认统考文凭与马来人的贫穷问题并不相干?

不仅是马哈迪,希盟的其他领袖也不时以单一的族群角度来看待国家社会问题,包括土团党主席慕尤丁曾提出新土著议程、土著青年团团长赛西迪呼吁政府不要支持“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经济部部长阿兹敏表明希盟须加强推动土著议程等。

这些言论都有操弄种族情绪的含义;反之,华社呼吁政府以公平的理念来推动经济政策,不以肤色来判定贫富族群,这难道不能被视为跨越族群吗?
刘镇东在5·09大选输掉国席后,以受委的方式担任副部长,当时就已被人批评是自打嘴巴。因为他曾在前马青总团长张盛闻通过受委为上议员,出任教育部副部长时,讥讽张盛闻走后门当官。这也就罢了,只要他干出一番佳绩,人民终究会体谅他的“委曲求全”。遗憾的是,他在国防部尚未有显著成就的同时,却发表这类言论,让人失望反感!

郭碧融  郭碧融

Source: e-nanyang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256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