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起爪夷文书法(Seni Khat)纳入小四国文科课本,归为“趣味语文”其中一部分,但未来会否纳入考试范围?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回应是目前不会纳入考试范围,未来则有赖大家相互监督。

“我现在能够跟你讲的当然就是没有考试。”

她透露,决定将爪夷文书法列入小学第2阶段的趣味语文,是教育部在2016至2017年的事。

Dato' Seri Tiong King Sing (拿督斯里张庆信)July 29 at 12:53 PM

盼不到统考获承认 却等来了风马牛不相及的“趣味课”

我国副教育部长张念群日前宣布,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科目明年起或将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这项宣布令我跌落下巴之外,也接获民众,尤其是华社对此宣布感到不满的信息。

此举在华裔民众热切期盼希盟所承诺的统考被承认之际,宛如投下一颗震撼弹,还是一颗让各族子民学习爪夷文的大弹子,不仅极度荒唐,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教育部将学生们当成白老鼠,三不五时便推陈出新,端出各有特色的“新菜式”,一会儿是游泳课、一会儿是穿黑鞋、一会儿是学习种油棕,这种给莘莘学子们天天“试菜”的做法,究竟要让学生如何适应如此变幻莫测的教学方针?

————————⚠️全文⚠️———————-

最后一哩路 已经变成了中国长城之路

人民感到非常不解,当初副教长张念群在野时期,口口声声对外宣称,以维护华教权益为己任,近期更夸下海口将在这个月内承认统考。然而,当初希望联盟说要帮忙完成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随着7月来到了尾声,又再度延长,承认统考的这一条路,人民到底还要走多远?

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兼民进党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昨日痛斥教育部,将学生们当成白老鼠,三不五时便推陈出新,端出各有特色的“新菜式”,一会儿是游泳课、一会儿是穿黑鞋、一会儿是学习种油棕,这种给莘莘学子们天天“试菜”的做法,究竟要让学生如何适应如此变幻莫测的教学方针?

他认为,教育部欲颁布任何的法令措施,都应该经过一系列审查与评估,确定是最适合我国长期发展的,才来按部就班地推行。这种处理方式,才可以让我国学生安心就学。

张庆信也批评道,在以学习环境为优先的前提下,教育部既然没就早前柔佛发生的巴西古当空气污染事件,发表任何说法。连最基本的交代也没有,哪个单位或官员又应该负起责任?到底他们是不是有在真正地关心我国未来的栋梁?

“张念群是否敢人头担保爪夷文科目将来不被纳入考试?”

将有关书法艺术列入课本的说法,终究是抹杀了任何族群学生选择的权利。何不将我国各族的文化艺术项目列为学校的选修课,让学生依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只可以倡导民族文化产物,更能主导我国学生进行文化层面的交流,一举多得。

“为何副教长只提到要增设爪夷文书法?为什么不把中华书法或淡米尔文等等也列入学校项目,鼓励我国学生多元学习,带出我国的民族特色呢?”

“难道这不是一个更完美的方法吗?透过这种一视同仁的方法,年轻一代还能因为文化的交流,从学生时期就灌输种族和谐的价值观。”

再者,副教长也提到该书法艺术是否会纳入考试科目,存在讨论空间;这种开放式的说法,实在令人怀疑其背后的目的,是否想要讨好特定人士,继而抹杀华社权益?希盟政府,特别是行动党这种以学生的前程作为政治筹码的做法,实在让人不寒而沥。

“小弟并不认为增设相关科目是一件坏事,主要是评击副教长的出发点有误,甚至其价值观存在严重的问题,同时在上任后宛如双面人,多次欺骗并辜负了民众的期待。”

“今天,小弟并非敌视或排挤任何种族的文化艺术;相反的,来自一个多元文化、各族共存共荣的国家,我非常骄傲以马来西亚人自居。新内阁属下的教育部却多次推出令人傻眼的政策,如黑鞋政策、游泳课再到现在的书法艺术课,将办教育搞得好像在玩家家酒一般!”

火箭得了便宜还卖乖 华社赔了夫人又折兵

“麻烦教长和副教长分清事情的先后缓急,什么才是人民最关注,重视的事项。就以承认统考这议题,这是希盟政府自己当初颁布“百日新政”的内容。现在400多个日子也已经过去了,新政内容是否还存在?”

张庆信继而指出,509大选之际,希望联盟打着平等对待各族的旗号,成功入主中央,然而人民寄予的希望如今已成灰烬,甚至沦落到只能“吃自己”的境地。

教育部在一个国家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牵一发而动全身。这部门的任何决策,必须经过深思熟虑,从长计议。毕竟事关学生们的未来,国家的栋梁,如何提供我国学生们最优质的教育品质,孕育国际性人才,学成后献力国家建设,因此我促请副教长莫要不务正业或颠三倒四,反之应该认真地检视当前教育系统与制度存在的疏漏,并给予修正、提升,做到真正、具有实质效益的教育改革!

若强推爪夷文书法课 马大新青年:社会恐分裂

2019年7月30日

(吉隆坡30日讯)马大新青年反对教育部在国民型小学马来文课纲中,增设爪夷文书法单元。

“我们清楚问题不在爪夷书体或马来文化本身,而是希盟政府已堕入迷思,以为要求非马来社会单方面学习更多马来文化,就是促成多元和谐社会的方式;然而这正是国阵时代逼迫非马来社会接受的融入(assimilation)方案。”

马大新青年今日发表文告指出,国阵融入方案注定失败的原因,在于其背后的马来至上主义,不愿承认及尊重其他文化在我国享有平等的地位,反而强推以马来文化优先的国家文化政策,极力贬低其他语言文化的地位,导致我国多元社会出现莫大的裂痕与不信任。

文告也说,政府在成功修复这些裂痕以前,再次祭出能勾起马来至上主义魅影的施政,要求国民型小学单方面“拥抱”更多马来文化,却未见国民小学对等地学习并接纳多元文化,这只会弄巧反拙,不仅得不到非马来社会的信任,还加剧了彼此的猜疑与顾忌。

“我们也回应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缺乏互信是种族政治的后果,解决方式应该是正视各族的顾虑与需求,继续指责大家缺乏互信,对事情毫无帮助,既不会让我们接受爪夷文书法班,也不会让马来社会更欢迎你。”

马大新青年也对教育部教改方向提出数项疑虑:

一、爪夷文书法真的是“趣味学习”?这是按照谁的标准来判断有趣与否?我们担忧高高在上的教育部专家仅凭在办公室内的想像来做决定,最后却让孩子们去承受这些苦闷的灌输教育。

二、我们相信教育部确实有意改善教育制度(如减少考试和老师行政工作),然而谈及趣味教育,教育部是否真有做好研究工作,充分参考发达国家的成功例子?这次风波后,教育部有许多事情需要好好向社会交待。

三、以教育促进国族和谐固然重要,但不能只要求国民型小学(或非马来社会)去肩负这个责任,这必须是所有学校同步的责任。马智礼部长甫上任便表示有意让国小学习第三语言,这不仅能增加国小生的语言与竞争力,也是一项促进国族和谐的上策,何以此时这项建议已销声匿迹了?

四、教育改革除了要顾及种族和谐及趣味学习的面向,那知识与现代的相关性呢?当父母们都竞相将孩子送去学编码,音乐,写作甚至辩论时,教育部是否有考虑到自己提出的新教程对父母及孩子们有多大吸引力?若没有基本吸引力,要如何说服大家去接受?

马大新青年表示,若教育部认为,继续往国民型小学课纲增添更多马来文化教程,便是政府促进新生代种族和谐的方案,这是绝大谬误,也纯粹是打肿社会的脸,充当多元的胖子。

“无论是文化多元共存共荣,还是成为世界公民,首先都必须建立在公民平等的制度上来建构。”

“我们再次强调,教育改革是影响下一代的重大工程,教育部的官僚必须谨慎研究,清楚了解各族群的想法,社会上的需求,以及孩子的成长学习经验后,才好下决策。横空出世的爪夷文书法教程,已经重挫社会对教育部教育改革的信任,教育部宜好自为之。”

Source:  See Hua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256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