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John Teo 的关心,寻求砂独的结局有可能像他所说那样,会是災难性的。

除非形势所逼,我们不想通过武力寻求独立,我们只想通过和平手段进行,如果结局是災难性的,那也绝不是我们要的,而是殖民者造成的,因为他们比我们強大。



作者在没有提及联合国事实和数据的情况下写作,甚至懒得阅读和理解“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也没有跟进联合国鼓励和记录的去殖民化进程,将“砂拉越追求独立”放在一边说“所有主张(错误地)在1963年7月22日马来西亚于当年8月31日成立之前,该州已经独立于1963年 - 所有这些都符合一个新思想的叙述,即该州作为“平等伙伴”进入马来西亚(整个马来亚,不能少说)“ 他的立场显然与马来亚有关,写作的目的同样显而易见,试图迷惑和吓唬砂拉越人。

 

读后感 6July2019

DAP强燕刘果然够强。强词夺理本事够一流。我以一个无党无派小市民看你。在所谓国会里挑起如何对付砂独份子。要想独立的砂人到处都是。不想砂独立 的,以我个人观察只有火箭和公正官爷和官娘们,还有你们的利益集团吃薪水成员们。

(古晋7日讯)砂福利协会主席贝雄伟批评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她在国会提出希盟政府采取行动对付寻求独立的民间团体是在讨好敦马。

他表示,刘强燕在提案中促请希盟政府使用“煽动法令”对付真正维护砂拉越利益的人民,这是“借刀杀人”和出卖砂拉越的背叛行为。

砂劳越火箭修宪复邦洗脑讲座会,
原来有“恶人”看场的,吓唬发问题的民众,好恐怖啊!

吓到出席者不敢再问下去了,原来这就是所谓“民主”行动党。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112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