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和砂拉越有坚实的理由寻求自决

KUCHING, April 1: 澳洲新西兰沙巴沙捞越权利委员会(SSRANZ)援引Chagos Archipelago案件认为, 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实际上是无效的,沙捞越和沙巴应该寻求自决。

SSRANZ president Robert Pei表示,事实上,法律部长拿督刘伟强可能没有仔细考虑他3月25日所说的全部提示,即政府不同意任何有关解散MA63和自决权的问题。 - 回复Datuk Dr Jeffrey Kitingan Parti Solidariti Tanah Airku Rakyat Sabah领导人和Keningau议员提出的口头问题.

部长可能没有意识到国际法院已于2019年2月25日做出决定。该决定再次肯定给了人民的自​​决权(联合国第1514XV号决议),重申了国际法规则条约制定只有主权国家可以制定条约。殖民地(非自治领土)是非独立国,应而,没有权力与独立国家签订此类条约。

“该案件涉及1968年毛里求斯去殖民化问题。该问题质疑1965年毛里求斯与英国达成协议的有效性。 在1965年,毛里求斯将查戈斯群岛从其领土”分离“,形成新的殖民地。国际法庭听取了有关其国际边界争端的法律意见书,还有在2017年联合国大会压倒性投票通过,虽然面对英国单独的强烈反对。

“有史以来第一次,这著名的国际法庭似乎重新开启了一个”去殖民化“案子,并质疑殖民列强与其殖民地签订的条约的有效性。以及去殖民化是否有按照合法的方式符合人民自决的权力进行,“Pei今天声明中说。

他说同样的原因,MA63从头开始是无效的(从一开始就无效)所以没有所谓的“解散”,如Liew所言不能解散MA63。

“当北婆罗洲(沙巴)和沙捞越仍是殖民地时,签署MA63的协议是违反了上述法律原则。签署MA63把沙巴和砂拉越跟马来亚独立国(马来亚根据联合国第1541XV号决议)整合组成马来西亚是英国去殖民化程序的一部分。

“如果MA63是无效,便没有约束力。那么'马来西亚联邦'就不成立了。沙巴和砂拉越当然可以谈论自决权。”

Pei是砂拉越出生的澳大利亚律师兼社会活跃分子。他指出,最近国际法庭(ICJ)对Chagos Archipelago案(毛里求斯,2019年2月25日提交的案子)的裁决证实了他从2014年以来一直强调,MA63从一开始就无效。

他说,国际法庭的决定对MA63的有效性有直接影响,他质疑目前的州/州联邦政府MA63谈判是否具有任何合法性。

“国际法庭引用毛里求斯/Mauritius案列,当时毛里求斯是英国殖民地。 所以毛里求斯根本没有行政权力跟英国签署1965年国际协约,因为这完全不符合人民的自由和真正要表决后授权的意愿。“

“国际法庭判决第172段指出:'法院观察到,当部长理事会原则上同意毛里求斯和查戈斯群岛“分离“时,毛里求斯是英国管辖下的殖民地。正如有人数二十四位的委员会,当时所指出的那样:“毛里求斯当时宪法”。 。 不允许人民代表行使用真正的立法或行政权力,而且权力几乎全部集中在英国政府及其代表手中(联合国文件A / 5800 / Rev) .1(1964-1965),第352页,第154段)。

“按照法院看法,毛里求斯当时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处处要受制于英国。它那里有合法的条件符合人民的意愿和权力去谈判国际协议把Chagos Archipaelago 割让给英国呢?”

Pei说,在1965年英国 - 毛里求斯协议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有许多相似之处。 从1963年7月9日到1963年9月16日,砂拉越和沙巴都还是英国管制的殖民地(如MA63第1条和1963年马来西亚法案所述)。据称沙巴和砂拉越还未独立或未经过公投得到人民的认同和授权,沙砂领袖就同意跟英国,马来亚和新加坡签署MA63同意把婆罗洲领土和新加坡的主权移交给马来亚联邦。

英国声称这是按照联合国大会第1541XV号决议一种去殖民化方式把沙巴和砂拉越融入在马来亚联邦。

Pei说,在MA63签署之日,北婆罗洲和砂拉越都没有自治权。自1963年7月22日以来,名义上砂拉越只被“授予”55天的自治,沙巴在8月31日被授予14天的自治权,然后于1963年9月16日在马来亚联邦成立,更名为“马来西亚”。这完全没有符合联合国第1541XV号决议的要求。其中包括沙巴和砂拉越在没有管理经验和政治成熟度来应对马来西亚联邦提案。

1963年8月31日,英国殖民地大臣邓肯·桑迪斯(拒绝新加坡单方面独立宣言UDI)表示,新加坡,北婆罗洲和砂拉越始终都处于英国的权力和完全控制之下,直到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日期。

鉴于沙巴沙捞越未签MA63之前的地位 ,以Chagos裁决来看,北婆罗洲,砂拉越还有新加坡都无法在1963年7月9日直接跟控制它们的英国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

Pei表示,国际法院的决定肯定了他的断言,即MA63从一开始就是无效的(从始到尾就无效)。

“这意味着当英国去殖民化沙巴和砂拉越时并没有合法遵守人民的自决权力进行;特别是未在马来亚联邦概念之下获得公民自由投票中授权或同意的。”

“他说,按照刘部长的声明所说不能解散MA63。其实没有MA63可以解散。Pei立即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即自从MA63以来联邦是否一直非法控制沙巴和沙捞越的主权,事实上,马来西亚是否只是透过以这名义拼吞婆罗洲国家来扩大其领土的国家?

此外,根据联邦宪法第1(2)条宣布的修正案,将沙巴州和沙捞越州取消为 “州”意味着他们将恢复其在马来西亚之前的地位,如第1条MA63所述的“殖民地”并在1963年马来西亚法案中批准MA63。

“因此,部长错误地指出联邦政府不会考虑解散沙巴和沙捞越的MA63或'自决'。事实上,如果MA63不成立,马来西亚联邦负有责任在联合国宪章和第1514号决议下,立即将这2个殖民地进行去殖民化。“

最后,他呼吁砂拉越和沙巴政府认真审视查戈斯群岛的决定,并审查各自州在联邦的立场。他们有很多选择,但首先要做的是主张并宣称他们的人民有自决权。

Source: Sarawak Independence Alliance

Related Articles:

如果联邦不是根据1963马来西亚协议(MA63)成立的,那么沙巴和沙捞越不受其宪法的约束

温利山:砂寻求独立方法之一 可咨询国际法院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256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