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result for 山打根补选  Image result for 山打根补选

这三个穆斯林民族是90年代的西马执政党为了削弱沙巴本土势力而进行的Project IC,也就是进口菲律宾和印尼的居民进而改变人口架构的计划的产物也难怪本土势力会如此被当地人口厌恶,因为当地的人口架构已经被改变所谓的本土势力已经被外来者代替加上希盟承诺要给这些外来者居民身份,难怪火箭可以在山打根大胜沙菲益的确是这些外来人口的bossku很多希盟支持者还在高兴地说巫伊联盟不奏效,国家可以避免回教化。其实他们忘了,沙巴人口结构已经逐渐被外来份子改变,回教化只是时间的问题,没有什么好高兴的。

 

Danny Yip

《浅谈山打根补选》

 

看了那么多评论员在山打根补选大胜后,马上宣称希盟执政有效,穆斯林人口投给希盟的比率变高,巫伊联盟让东马居民觉得反感时,

不如看看这个当地人说的话:

1. 当地有51%居民是华人是火箭铁票。
2. 反希盟的土著铁票大多数没钱买机票回去投票
3. 比起火箭,沙巴团结党(沙团党)在当地的名声不好,他们被认为是反对巴瑶(Bajau),苏禄(Suluk),布吉(Bugis)等少数民族,即使bossku最后一分钟到来,沙团党还是很难拿到选票。

以下是我这几天讨论的来的看法

即使很多人说华人没有回去投票,可是看造势前的演讲人数来看,应该还是有不少华人回去,也许是庆祝母亲节的关系,这timing还算的很准的,而华人票还算很稳的。反希盟的土著在外地工作,没有像西化的华人一样早早买好机票

反希盟的土著也在庆祝母亲节,加上看到两党的候选人都是华人,而且沙团党的名声就不是很好,所以干脆不投票了。

几个少数民族讨厌沙团党

据说被沙团党讨厌的少数民族等,其实如果研究过他们的来源,你就懂为什么他们讨厌沙团党。巴瑶是生活在菲律宾、沙巴、和印尼的边缘化穆斯林民族;苏禄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是菲律宾来的穆斯林移民;布吉则是印尼来的。

总而言之,这三个穆斯林民族是90年代的西马执政党为了削弱沙巴本土势力(比如说90年退出国阵然后2002年重返的沙团党)而进行的Project IC,也就是进口菲律宾和印尼的居民进而改变人口架构的计划。也难怪本土势力会如此被当地人口厌恶,因为当地的人口架构已经被改变,所谓的本土势力已经被外来者代替。加上希盟承诺要给这些外来者居民身份,难怪火箭可以在山打根大胜,沙菲益的确是这些外来人口的bossku。

避免回教化?

很多希盟支持者还在高兴地说巫伊联盟不奏效,国家可以避免回教化。其实他们忘了,沙巴人口结构已经逐渐被外来份子改变,回教化只是时间的问题。总结,没有什么好高兴的。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209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