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76年以来,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为联邦政府贡献了数万亿令吉,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迄今已从我们砂拉越的石油资源中赚取了约6,600亿令吉。

拿督莎丽花哈茜达沙益阿曼卡扎里(Sharifah Hasidah Sayeed Aman Ghazali)透露,截至2017年,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仍欠砂拉越6300亿令吉,而这些收入理应属于砂拉越的石油收入(见《太阳日报》 2020年2月2日)。砂拉越对国库的贡献不小,但联邦政府从未珍惜砂拉越对马来西亚财政的贡献。

在抗击各类疾病包括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在内的疾病时,砂拉越缺乏必要的设备,药品和医护人员,因为联邦政府对砂拉越政府的医疗援助的要求充耳不闻。自从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以来,这种情况一直保持不变或几乎没有变化。砂拉越政府在国阵政府领导下已有50多年的历史。尽管砂拉越的国阵现在更名为砂政联盟(GPS),但情况还是差不多保持不变。

公众为解决停车位不足,提议建设古晋砂拉越综合医院(SGH)的多层停车场并向联邦和砂拉越政府请求而奋斗了至少20年。国阵政府曾承诺建立一个多层停车场,但至今仍未见下文。 肯雅党要提醒联邦政府,砂拉越的情况刚好与联邦政府意愿要提供几乎免费的医疗服务的政策相反,砂拉越,尤其是农村地区的医疗服务因为特殊情况结果不是免费的。医疗费用是砂拉越人的沉重负担。许多患者到达林梦和老越省寻求砂拉越综合医院(SGH)的治疗,从农村地区到城镇和城市的旅行总是给患者及其家人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这是因为砂拉越综合医院(SGH)是砂拉越唯一拥有更好医疗设施的政府医院。几次访问后,许多人没有回来复诊,因为他们负担不起旅行的费用。斯里·阿曼(Sri Aman)提议的新医院虽然据说已经在许多年前举行了动土仪式,但至今也仍没有下文。砂拉越各地有许多地区和城镇需要更好的医疗设施和医院,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进展。肯雅兰党温利山主席表示肯雅兰全民党与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拿督沈桂贤(见2019年10月6日在线婆罗洲邮报)的意见有所不同,后者认为古晋不需要另一家普通医院,而只是专科医疗服务。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建议,因为沈医生现在可以看出我们在与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作战时缺少医院病床和医疗设施。现在,有56名医护人员(截至2020年4月30日)与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交战,砂拉越综合医院(SGH)现在非常缺少医护人员来对抗这种致命病毒。
目前,众所周知,砂拉越不仅缺少医务人员,而且缺少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测试剂盒。联邦卫生部似乎在与与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的斗争中忽略了砂拉越的需求,而由砂拉越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敦促砂拉越政府与联邦政府一起积极解决这个问题。敦促砂拉越政府要求联邦政府提供财政援助,以切断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的感染,并向低收入人群以及砂拉越的中小型企业家提供财政援助。

即使砂拉越要求经济刺激配套和援助金1000亿令吉,如果考虑到砂拉越在过去几十年为马来西亚国库贡献的巨大收入额,这也不是太大的需求。砂拉越在过去几年所获得的总收入仅几十亿令吉,仅用于她的年度发展基金。

如果砂拉越仍无法获得任何挽救砂拉越人生命的帮助,现在是砂政联盟(GPS)政府将砂拉越带离马来西亚的时候了,因为在砂拉越本身面对困境和人民的需要而无法再照往常马来亚联邦单薄的施舍生存时,不应再允许砂拉越牺牲自己来帮助马来亚生存。

温利山
肯雅兰全民党主席
2020年5月8日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64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