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政府将石油和天然气权交给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要求公众对参与决策的人进行“脑部手术”。 砂拉越人应该将现任的砂拉越政党联盟(砂盟)政府视为因疏忽大意或无能为力而将这些资源断送给国油和联邦政府。

在不经过砂拉越州议会协商和同意之下就宣布的1974年石油开发法(PDA74), 2012年领海法(TSA 2012)和1966年大陆架法(CSA1966)都应该被视为无效。

砂拉越政府也有必要采取行动,或者宣布沙巴和砂拉越边界的改变或转移是无效的,并且违反了国际法。 现在州政府更需要在法院或砂拉越州议会中宣布,马来西亚的组成失当,砂拉越应被释放并独立于马来西亚。

砂拉越在“伙伴关系”中损失极大,马来亚更名为马来西亚! 当活动家和政党发表的新闻声明带有尖锐的言论,如“……最大的政治出卖”,“这是彻底出卖”以及砂盟政府闭关“交易”的秘密指控。

首席部长阿邦乔哈里知道并公开表示1974年石油开发法(PDA74)和2012年领海法(TSA 2012)无关紧要,因此对砂拉越无效(参见2018年3月8日在线《婆罗洲邮报》)。在砂拉越州人民多年来一直在竭尽全力争取将其撤回之时当儿,然而阿邦乔哈里首席部长领导的砂盟政府就如此轻松地释放了我们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1974年在敦阿都拉曼雅谷的领导下,砂拉越断送了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于联邦政府和国油的。 砂拉越仅从砂拉越境内的汽油和天然气收入中分配了5%的特许权使用费。 根据法律部长拿督莎莉法(Sharifah Hasidah Sayeed Aman Ghazali)的说法,当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从1976年至2017年开始在砂拉越开采石油和天然气时,“…它的总收入约为6600亿令吉,但只有330亿令吉归还给砂拉越” – (请参阅2020年2月2日《太阳日报》)差数的6300亿令吉在哪里? 砂盟政府可以解释?

砂拉越政府不理砂拉越人所面对的极大财务亏损反而雪上加霜,却同意以所欠的5%的营业税于20亿林吉解决了事,并强调“……进一步同意未来的石油产品营业税将减少和分期……”。

当有关发布的声明中说砂拉越政府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之间根据1974年石油开发法(PDA74)达成的所有协议仍然有效的情况下,砂拉越已被视为垃圾。砂拉越人感到更不满的事乃人民投票所选的土保党及其朋党派,包括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砂人民党(PRS)和砂民进党(PDP)并没有为砂拉越人民争取此砂拉越天然资源拥有权力却累次的出卖砂拉越人。

阿都拉巴达维(Abdullah Badawi)领导下的国阵政府于2009年签署了两个属于砂拉越北部的石油资源丰富地区給文莱(请参阅马来西亚星报4月30日)。 就像在《马来西亚星报》上刊登,顿马哈迪医生声称阿都拉巴达维曾与文莱苏丹进行谈判,以换取文莱放弃对林梦的索赔。 看来这是未经砂拉越政府或其人民接纳的。 据估计,送给文莱的原油将近10亿桶。 这意味着砂拉越损失了约价值3200亿令吉的石油(请参阅2010年4月30日《Malaysian Insider》执行编辑Leslie Lau的报道)。

目前的砂盟政府已经重新命名,或者是国阵(BN)政府的延续。 砂拉越当时的国阵政府是否有质疑时任首相阿都拉巴达维(Abdullah Badawi)签署砂拉越北部至文莱的这两个油田的权利或动机?

联邦政府对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如此的安排处理简直是欺砂拉越人太甚。

唯有砂拉越独立,才能解决砂拉越从联邦所导致的种种困境与不公对待,砂拉越人民才能实现真正的自决权,自己控制自己的命运并规划自己的发展。

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将砂拉越的领海,石油和天然气的权利断送給马来亚时, 肯雅兰全民党的使命就是要从马来亚夺回所有属于砂拉越的领海,石油和天然气。

愿所有砂拉越人一条心、一致支持肯雅兰全民党入阁执政带领砂拉越前进、独立!

温利山
党主席
肯雅兰全民党

翻译 Translator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64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