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联合国大会第1514和1541号决议规定了殖民地的非殖民化。 国际法赋予人们从殖民统治者那里寻求自由和独立的权利,另请参见《凡尔赛条约》(1919年),该条约提倡“自决”或自治权。 英国给予了她许多殖民地独立权,例如印度,巴基斯坦,缅甸以及非洲的大多数国家和加勒比殖民地。 砂拉越从未被英国授以独立。 1963年9月16日,砂拉越被英国移交给马来亚,以扩大马来亚的领土(http://legal.un.org/.../pdfs/English/by_volume/1963/chpV1pdf)

2.如果当权政府对砂拉越人民的合法利益造成了无法容忍的政治和经济压迫或镇压,从而影响到他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则可以寻求退出或自决的权利。 砂拉越人的附带权利以最好的方式支持和捍卫着砂拉越人,因为砂拉越人被殖民并受到联邦政府的压制。 这些被称为殖民者的权利。马来亚比砂拉越优越,至使砂拉越成为殖民地。 通过控制联邦政府,马来亚的优越地位体现于通过了任意掠夺我们祖国砂拉越的海洋财富,石油和天然气的法律和政策。 在过去的57年中,马来亚也未能提供砂拉越完善的基础设施,例如不完善的提供医疗服务,忽视学校以及不正确建设和完善泛婆罗洲公路。
3.联邦宪法和国际法不禁止寻求独立–见科索沃案,国际法院庭长小和田恒所发表的联合国国际法院咨询意见–见《纽约时报》 7月22日 2010年。马哈迪在2019年9月29日的《自由今日大马报》上说,沙巴和砂拉越*“……从不要求独立,但他们要求在某些事项上具有自治权” *因此,寻求独立并没有任何煽动性或被归类为非法行为。 如果要在法律范围内寻求独立,联邦政府就不会寻公民麻烦–举例东姑拉曼领导下的马来亚于1957年从英国获得独立,新加坡于1965年从马来西亚退出。东姑拉曼和李光耀从来没有陷入困境,亦从未受到英国的骚扰。 尽管新加坡脱离了马来亚,东姑在一封私人信件中仍认为李光耀是他的好朋友。
*如何寻求独立?*
1.砂拉越政府通过单方面独立宣言(UDI)或独立公投(IR),但是隶属GPS 政府的PBB,SUPP,PDP和PRS已表态不会把砂拉越带出马来西亚。
2.通过国内法院宣布马来西亚联邦根据国际法不合法成立,和/或宣布《马来西亚协定》(MA63)无效。
3.在国际法律渠道上挑战马来西亚成立的合法性。
*在单方面独立宣言(UDI)和独立公投(IR)之间,寻求独立的首选策略是什么?*
民志党 (ASPIRASI) 和 S4S 这一些支持独立的团体更喜欢通过独立公投(IR)离开马来西亚,而肯雅兰全民党则更倾向于单方面独立宣言(UDI)。
* 公投 (IR) 和单方面独立宣言 (UDI) 有什么区别,哪一个更实用和有效?
*如果选择独立公投... *
1.这就像彩票。 意味着您的彩票能否赢得奖金。 如果选民同意继续与马来亚结盟,那么,砂拉越就无法脱离该联盟。 预期的结果最终会迎来失败,砂拉越将继续与马来亚结成联盟。
2.建立用于独立公投的区块链技术可能会非常昂贵。 独立公投非常耗时,且要在竞选中花费大量金钱来传达正确的信息。
3.即使可以听到真相,但​​在竞选期间将会有很多错误信息和对真相的歪曲,致使人民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4.联邦政府极有可能在联邦议会中反对通过公投法案,以让独立公投无法进行。 联邦选举法亦必须修改,以允许选举委员会(SPR)进行和监督公投的权力。
5.如果选择独立公投,这必须由砂拉越立法机关(DUN)通过。当政府拥有控制该立法机关的人数,才能使该法案作为律法获得通过。 这意味着,在DUN的82个YB中,至少得有一半同意通过该法案为律法。 如果在允许的范围内举行了独立公投,然而没有联邦政府的支持,即使人民希望退出联邦,联邦政府会不会允许通过根据砂拉越立法机关(DUN)指示下而进行的独立公投法案呢?
6.联合国国际法院是否有任何意见能作为独立公投的指南? 到目前为止,找不到任何资料。
7.民主的全民投票,代表了人民的声音,但在此过程中普遍决定可能并不总是会产生正确的决定。 苏格兰于2014年9月18日未能通过全民投票从而无法从英国退出。
*单方面独立宣言。*
1.州政府或州立法机关可以单方面宣布独立(UDI)。 美国于1776年从英国做到了这一点,而罗得西亚于1965年11月11日由罗得西亚内阁做到了这一点。尽管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与英联邦和联合国几乎完全隔离,罗得西亚得以幸存。 新加坡在1965年也曾这样做,再来的是2008年的科索沃,它们现在都是进步的主权国家。 新加坡从马来西亚撤离是内阁于1965年作出的决定,而科索沃从塞尔维亚撤离是由科索沃议会于2008年2月17日所作出的。
2.国际法承认单方面独立宣言是合法的。 国际法院院长小和田恒主席在科索沃一案中就国际法这一点在2010年做出了决定。
3. UDI和独立公投相比,UDI是获得独立更快的捷径,因为不需要冗长的过程。
4.由于UDI可以由内阁或立法机关决定故其实现独立之举胜券在握。 如果由内阁裁决,伊恩·史密斯(Ian Smith)- 罗得西亚内阁或新加坡的李光耀(Lee Kuan Yew)所提出的策略都是可以公开的法律选择,我们在砂拉越也可以遵循。 如果UDI由砂拉越州议会(DUN)制定,则必须遵循科索沃议会的战略。
*如果砂拉越不是自由和独立的,会发生什么?*
1.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抽出的850,000桶原油中里计算,砂拉越每天损失大约2亿8千500万令吉的财富。 如果可以通过投票给砂拉越自己人来分享每日的原油收入,而不是被布城/马国油收入,那么每个砂拉越家庭每个月也许可以从这笔财富中分得几千令吉。 砂拉越的石油产量超过中东许多国家。 现在,国油正在不停地抽我们的原油。 同样,国油也在不停地“吸走”我们的汽油。
2.如果马来亚可以通过联邦议会夺走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那么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马来亚通过联邦议会夺走当地人的原住民传统习俗地。 如果马来亚通过联邦议会这样做,砂拉越《土地法》的任何修改都不能保护土著人和马来人的土地。
3.砂拉越可能失去控制移民的所有权力。 目前,马来亚人可以进入砂拉越的联邦政府部门工作。 这可能导致砂拉越成为不守纪律的军官和废柴的“垃圾场”。 来自马来亚的不必要文化会感染砂拉越,这可能会干扰砂拉越人的宗教和种族和谐。
4.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MA63)中的其他剩余权利将很轻易地被马来亚通过联邦议会剥夺。
温利山主席
肯雅兰全民党

--------------------

请在财务上支持肯雅兰全民党:
https://donorbox.org/parti-bumi-kenyalang-fund-raising
PARTI BUMI KENYALANG 银行户口
HONG LEONG BANK ACCOUNT NO. 01800098039

翻译 Translator

free website promotion SubmitX.com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1157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