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e21apr21

砂拉越肯雅兰全民党中央财政赵燕芳指出,副首长兼巴类州议员占玛欣所谓“巴类河至下游发生的浮木阵,不是巴类水坝工程,也与农耕活动无关”的说辞,是砂政盟(GPS)透过转移视线“甩锅”的手法,期望再次愚弄人民,传达拉让江发生的这项环境问题与他们无关的讯息。

“占玛欣形容浮木阵是巴类水坝蓄水区伐木活动所致,与巴类水坝工程无关的逻辑多麽的可笑,难道蓄水区不是巴类水力发生计划中的一部份?抑或是他对水力发电缺乏最基本的认识?”

她强调,浮木阵的发生,不仅是拉让江上游原始森林遭受破坏的铁证,证明政府“发展兼顾环境”的说法不攻自破,环境的破坏更影响了人民的正常生活,包括水供中断以及航运无法进行等。

赵燕芳说,砂政盟的此项言论,很明显地是要淡化广大砂拉越人民对政府大肆兴建水坝以及无节制发展水力发电对环境造成严重破坏的后果。

“砂拉越峇贡水力发电站的兴建,已完全足以应付州内的民生与工业用电需求。然而,砂政府却以提供廉宜水电(低于砂民电费40%)的做法招徕外来的大型工业,而规划兴建12座水力发电站。而后续发展一再的证明,砂政盟的这项政策是失败且错误的。”

她表示,数目众多水坝的兴建,经导致大面积的原始森林遭砍伐,严重破坏了雨林生态系统,河流遭受污染,河水变“黄泥水”,河床泥沙加速淤积,危及航运以及为居住在河流两岸的人民,带来各种的民生问题。

而让人民感到愤怒的是,砂政盟所招徕来的大型工业,却是逐步遭淘汰的重污染工业。而对于全国知名的诗巫造船业,并没有进行什麽优惠,这对本地工业发展公平且正确态度吗?

赵燕芳说,砂政盟牺牲了民生以及广大面积生态破坏所推行的水电计划,不能惠及州内的人民,而只益了外来工业,这是本末倒置的做法,况且这些捞民伤财的工程还带来了各种程度的污染。

她说,水坝或水力发电站的兴建,人民及本地工业优先,中小型工业享用更低廉的电费,藉此推动州内的经济成长是发展中不变的准则,砂政府也是利用这个前提进行筹划。然而,水力发展的后续计划,却是违背了这个初衷,政府将目标放在外来工业上,广大的人民的利益反而受到了忽略。

同时,根据当局的说法,峇贡水坝至今尚未全力发电,有关情况也引起了重重的疑问,包括峇贡水坝是否有安全的疑虑?

她说,上週出现的浮木阵,并不是唯一的一次,2007年,拉让江就飘浮著无数的浮木;2010年,同样的问题再次出现,且情况较2007年更加严重。这次出现的浮木阵,其所造成的影响是空前的。

“由拉让江浮水飘流的事件一而再的发生,甚至平时也有零星的浮木出现,经凸显了当局在环境管理上出现了问题。虽然砂拉越拥有环境部门与森林局进行监督,然而,他们明显地是领资不出工。”

她说,当局在这次拉让江的浮木事件上,甚至没有进行任何的警示,结果引发了严重的民生问题。

水坝、原始森林遭受破坏,生态受到影响,引发重重的民生问题,以及浮水阵的出现等,再也不容许等閒视之了。赵燕芳呼吁政府对砂拉越水力发电计划重新进行评估、检讨、审查,并注入“以民为本”的精神,以拟出最符合砂拉越人民利益的电供方案。

“砂拉越是我们可爱的家园,它的原始森林面积因为不当的发展,而迅速的缩减,我们再也不容许政客打著发展的幌子来进行破坏与谋利了。我促请所有热爱这片大地的人民,与我们携手合作,齐心合力保护砂拉越人的利益!”

Joomla SEF URLs by Ar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