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里13日讯)人联党是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一个成员,而砂拉越政党联 盟曾多次明确表示,他们只是在某些事项上寻求自治权或自主权,而不是寻求独立于马来西亚联邦的权利。所以当通过宣布寻求自治,就已表明砂拉越政党联盟是不会希望砂拉越离开马来西亚。

砂拉越肯雅兰全民党主席温利山今天发文告指出,人联党是一个介于代表砂拉越政党联盟进行有限又似无望的自主自治权的争取,与肯雅兰全民党的独立先锋之间“被三明治”或者“夹心饼“ 的政党,人联党在砂拉越议会内外的呼吁,来敦促联邦政府允许砂拉越就砂拉越人是否会选择留下或离开马来西亚举行全民公决,这是人联党的一项策略,旨在转移公众对砂拉越政党联盟继续留在马来西亚联邦立场的关注与不满。
砂政盟(GPS)负责人就是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砂首长并不支持人联党寻求独立的立场,因为首长已公开表明不会离开马来西亚的立场,所以人联党的立场并不能代表砂政盟没有约束力,而只是大肆宣传以赢得民心,以便赢得即将举行的砂拉越选举。
温利山说,人联党没有正如肯雅兰全民党所表达的那样宣布他们不同意争取自治,而是为争取砂拉越的独立而战。
因此,应该通知公众,因为目的和立场上的不同,肯雅兰全民党无法在此问题上与人联党合作。
他说,过去几个月,肯雅兰全民党提出的关于独立性和寻求独立战略的问题引起了城市和在城乡之间选民的关注,所作的评估是,城市和在城乡之间的选民都赞成独立并赞成肯雅兰全民党提出的该战略。
温利山还就此问题接受了外国记者的采访。一位外国法学教授 Emeritius 也挺身而出,就砂拉越如何根据国际法获得自由和独立发表了法律意见。
公众舆论认为,砂政盟面临压力,必须依靠人联党来应对肯雅兰全民党提出的独立性问题应当告知公众,从马来西亚联邦寻求砂拉越的自治权利与寻求独立是不同的。
即使允许在某一事件上拥有充分的自治权,这也不意味着砂拉越不受马来亚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化和宗教影响和统治。
他指出,从法律上和政治上来考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联邦政府或马来亚,在任何时间,收回已给于砂拉越的某一些的自治自主权和收回已放弃的权利。必须向公众告知,如果人联党认真或希望砂拉越自由独立,那么人联党应该在砂拉越议会中提出一项动议,寻求砂拉越议会议员的支持,以使联邦政府通过全民投票法以允许砂拉越人决定砂拉越的命运,但是,这根本没有发生或完成。
“如果提出动议,这将使公众知道砂拉越立法议会的立法议员中谁支持或反对独立。”
温利山在文告上称,人联党试图表明自己只能通过公投来实现独立,从而引起人们的关注。这可能是要误导人民。
特此通知公众,《马来西亚法律》或《马来西亚宪法》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规定必须进行全民投票才能决定是否退出马来西亚。
当不需要全民公决退出时,为什么人联党要自寻烦恼,没事找事,明知道没有必要还是要提议公决?
即使联邦政府可能考虑通过全民投票法,要通过该法也可能需要很多年。也许,砂拉越人民将等待20、30年的全民投票成为现实。也许只有在所有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枯竭并且我们的主要土地被当权者夺取之后,我们才能通过全民投票法。即使通过,也不能保证举行全民公决。
他说,砂拉越人可能需要知道,国际法也永远不会说,在砂拉越因为和马来亚联邦政府有经济和政治分歧情况下要求独立,全民投票是对被压制的砂拉越必要法律途经和要求。
同样,除非有禁止退出或退出的禁令,否则砂拉越可以选择退出或退出而无需举行全民公决,请参见科索沃案。科索沃于2008年单方面宣布独立于塞尔维亚,国际法院(ICJ)表示,科索沃所做的一切根据国际法是有效的。科索沃成为一个独立于塞尔维亚的自由和独立的国家。
“如果我们仔细阅读一下李光耀在1965年宣布的新加坡独立宣言,那是单方面的独立宣言。该马来西亚宪法仍然是使新加坡成为马来西亚一部分的宪法,没有提及任何公投来确定新加坡是否要退出马来西亚联邦。”
同时,也没有规定说联邦政府或联邦议会可以将新加坡踢出联邦。东姑声称新加坡被踢出去。这是那是另一个说法。
关键是,李光耀在没有全民公决,单方面宣布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尽管全民投票是可以用于确保自由和独立的战略,但是,如果科索沃和新加坡单方面宣布独立是合法的,并且证明是有效的战略,砂拉越为什么不使用它呢?
因此,肯雅兰全民党在寻求独立时,将侧重于单方面宣布独立,并通过国内和国际法院寻求独立,同时不遗漏全民公决作为获取砂拉越自由与独立的战略。 肯雅兰全民党将始终保持全民公投战略的选择,为砂拉越争取自由和独立。砂拉越立法议会可以按照国内和国际法的规定通过某些法律程序宣布砂拉越从马来西亚退出。寻求独立之路!

翻译 Translator

free website promotion SubmitX.com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1363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