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雅兰全民党秘书4月27日免疫计划协调部长凯里·嘉马鲁丁在《马来西亚边缘报》报道说:“在考虑了各种因素后,包括国家购买新冠病毒(Covid-19)疫苗的成本增加以及实施该计划的成本,在考虑到各种因素后,需要为国家新冠病毒(Covid-19)免疫计划追加20亿至50亿令吉的拨款。”

在《马来西亚边缘报》报告中,在这笔50亿令吉额外资金的细目表中,其中3个项目引人注目:

1.给非健康志愿者的礼物2亿令吉

2.健康志愿者的礼物1.47亿令吉

3.意外开支1.100亿令吉

政府应分解以上各项,并向公众详细说明,以保持透明和负责。

简单地将项目表述为“礼物”和“应急”会使读者对此类分配的真实性产生疑问和怀疑这笔钱会用在何处。

在现今困难重重的时期,对于马来西亚和处于高额债务堆积如山的“破产”边缘的马来西亚公民来说,政府能否坦然证明这笔总计4.57亿令吉的拨款被称为“礼物和应急”的理由?

在国会在紧急状态下暂停操作下,政府任何拨款而没有制衡的情况下,每一分钱,都是马来西亚人民必须直接负担的。

许多企业已经倒闭或即将倒闭。迄今为止,舒缓新冠病毒散播的努力尚未成功。人民正在受苦。

当诗巫总医院面对新冠病毒的更严峻挑战时要求多部呼吸机来应对,旧而且坏了的呼吸机被送往诗巫总医院时,砂拉越人感到被忽视被边缘化,现在又有传言说,凯里将大众有疑虑的阿斯利康(Astra Zeneca)疫苗送往砂拉越。

在诗巫,仅经过2天的疫苗接种,疫苗供应就停止了。与马来西亚其他地区相比,砂拉越人中有百分之几接受了疫苗接种?

上周,由于诗巫综合医院缺少ICU病床和输液泵,有呼吁募捐。这些必不可少的物品联邦政府的分配在哪里?礼物比这些重要吗?还是因为诗巫甚至不在接受分配名单上?

为什么砂拉越被再一次被当作弃婴对待?庄稼的奶油去了马来亚,地板上的面包屑被扫起来并包装到了砂拉越!

由于砂拉越一直是马来西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最大贡献者之一,所以砂拉越不应该对联邦资金分配有发言权,尤其是在砂拉越人面对新冠病度的死亡威胁?在现今艰难时期,砂拉越的医疗保健水准还是不合标准和令人沮丧。

联邦政府必须对砂拉越负责,并明确指出这50亿令吉额外拨款中的哪一部分属于砂拉越,因为我们确实需要基本的医疗保健,例如床和输液泵,更不用说急需更多疫苗。

联邦政府需要给砂拉越一个交代。

刘秘秀律师
肯雅兰全民党秘书
2021年4月29日

翻译 Translator

free website promotion SubmitX.com

QR Code 肯雅兰之声二维码

Total Viewers Since 1 Dec 2018 从2018年12月1日至今总拜访人数

页面访问数:
1363281